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關注
視力?;ど?img onClick="ChangeColor('#F9F6AF')" alt="" src="/picture/5/1405141811067676050.jpg" height="10" border="0" width="10">
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古籍被發現、修復、整理
喚醒不可或缺的文化記憶
日期:2019-11-21 瀏覽次數: 字號:[ ]

核心閱讀

近年來古籍普查范圍不斷拓展,刷新了人們對少數民族古籍數量和分布的認知,也讓這些古籍有機會被更好地整理修復和?;だ?。修補殘損的書頁、翻譯艱澀的文字、發布在線閱覽的資源……一本本“天書”中記載的少數民族文化密碼由此解開,中華文化的圖譜更加完整、清晰。


  圖為云南省圖書館的古籍修復師在修復少數民族古籍。資料圖片?


  反映彝族倫理規范的彝文古籍《勸善經》,記載傣族史詩的貝葉經《粘響》,藏文、滿文、西夏文的《大藏經》……豐富多彩的少數民族古籍是中華古籍的重要組成部分,承載著中國不同民族的燦爛文化,也是人類文明的瑰寶。這幾年來,我國古籍工作不斷加強,許多過去蒙塵的少數民族古籍逐漸清晰。

總數和分布超過了以往的認知

  自2007年“中華古籍?;ぜ蘋逼舳岳?,各地深入開展古籍普查工作,普查范圍逐漸突破了傳統的圖書館、檔案館系統,拓展到文博系統等新領域。隨著古籍普查的深入,人們驚訝地發現,少數民族古籍總數之多、分布之廣超過了人們以往的認知。

  “從近年來《國家珍貴古籍名錄》的申報情況看,少數民族古籍的申報量越來越多,質量越來越高?!憊夜偶;ぶ行母敝魅?、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張志清說。據統計,在國務院公布的5批12274部《國家珍貴古籍名錄》中,少數民族文字古籍有1039部,占總數的8.5%。

  普查發現的藏文古籍數量增長尤為快速,其品類之豐、質量之佳都令人驚喜,為古籍版本研究和西藏歷史文化研究提供了豐富資料。如發現的元刻本《釋量論》,是元至元年間刊刻于大都,比永樂版藏文《大藏經》早一個世紀,推翻了元代沒有刊印藏文文獻以及明代以前沒有藏文印刷實物的說法。在布達拉宮的5座書庫里,所藏古籍的系統性、完整性非常突出,而且第五庫存有460函梵文貝葉經,這種貝葉經在印度已經失傳,極其珍貴。正在布達拉宮做古籍普查的西藏自治區古籍?;ぶ行母敝魅偉漬鷗鋅骸拔頤羌蛑筆僑縟氡ι?,能近距離接觸這么多孤本善本古籍,是千載難逢的機遇?!?/p>

  目前,西藏自治區的古籍普查已完成18120函,水文、彝文、傣文等少數民族古籍的普查工作也在有序開展。

數字化手段讓閱覽研究更方便

  和漢文古籍一樣,許多少數民族古籍也面臨著蟲蛀、發霉、糟朽等問題,亟待修復。但少數民族古籍特有的紙張工藝、裝幀方式、書寫格式,使其修復難度格外大。像藏文古籍的紙張大都是用狼毒草制作的,紙張較厚,很有韌性,如何修復是個難題。在古籍修復大師楊立群的率領下,云南省古籍?;ぶ行目⒊觥叭斯ぶ澆故櫸ā?,為藏文古籍修復探索出一條新路。

  迄今為止,云南省圖書館在彝文、藏文、東巴經、傣文等少數民族古籍修復方面取得了突破性成果,先后修復彝文古籍25冊,約1.4萬葉;傣文古籍9冊,360葉;東巴經古籍40冊,491葉。云南省圖書館也因此成為我國少數民族古籍修復技術和經驗最為豐富的單位之一。

  但修復之后,如何更好地讓這些珍貴的古籍方便閱覽研究?

  古籍數字化是重要手段之一。目前,在國家圖書館的帶動下,各少數民族地區積極開展古籍數字化工作。云南省圖書館將鎮館之寶大理國寫本《護國司南抄》、元官刻大藏經《大寶積經》等極其珍貴的少數民族古籍全部數字化并在線發布;廣西壯族自治區圖書館完成38部2580拍少數民族古籍的書影掃描工作;貴州完成了包括漢文、彝文、水文等在內的7.6萬葉古籍的數字化掃描工作;四川省已累計數字化古籍近7萬拍。

  運用新技術可以讓古籍數字化事半功倍。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研究員、少數民族古籍?;ぷㄒ滴被崳蔽庠嶂鞒盅兄屏寺氖侗鶉砑?,兩年時間就把13萬件朱批奏折實現了數字化,還可以全文檢索。吳元豐說,如果單純依靠人力手工,這么大的工作量需要10個人花8年時間才能做完。

人才匱乏仍是古籍整理的短板

  少數民族古籍大多分布在經濟欠發達的邊遠地區,保存條件普遍較差、相關人才匱乏等問題,給古籍的普查、鑒定、整理、修復和利用都造成了不小的困難。

  云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是我國傣族古籍集中分布的地區,其中貝葉經是尤為稀缺、獨特的珍貴古籍,對于研究宗教、歷史、文化、民俗乃至古籍裝幀等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但傣族貝葉經的文字主要是巴利文、老傣文,還夾雜梵文等若干種文字,而精通這些文字的主要是年歲已高的“波章”“康朗”,人數在整個西雙版納不超過10名?!按鱟騫偶媼僮攀Т奈O?,”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圖書館館長周楊鑫說,專業人才的匱乏已經成了古籍?;し⒄構ぷ韉鈉烤?。

  最理想的古籍?;と瞬龐Ω眉榷偈褡宓撓镅暈淖?,又懂文獻學、版本學,甚至要懂紙張、字體、裝幀等的歷史演變,是復合型人才。但這樣的人才太少了,因為不懂版本學,基層的一些古籍普查人員還時常犯錯。有一次,中國古籍?;ば嶸偈褡騫偶;ぷㄒ滴被崳被迫蠡諛車胤⑾?,當地把一些古籍的年代錯定為唐代?!叭綣翹拼男幢?,那可不得了,是大新聞啊??勺邢縛?,這些古籍顯然是很晚才出現的,但普查員認為書里寫的是唐代的事,于是就定為了唐寫本。這就是不懂版本學鬧出來的笑話?!被迫蠡?。

  開展“中華古籍?;ぜ蘋焙?,各地從事古籍?;すぷ韉娜瞬攀懇丫饗栽黽?,但能夠開展少數民族古籍?;?、閱覽、編目、修復的專職人員還是不多?!吧偈褡騫偶;と瞬諾畝倘弊純齜淺Q現?,必須盡快解決,不能讓少數民族古籍將因人才斷檔而變成‘天書’?!痹頗鮮∩偈褡騫偶沓靄婀婊旃腋敝魅紋鴯燜?。(張賀 《人民日報》2019年11月20日12版)?

責任編輯:郭曉蓉
新疆11选5一图表走势】 【關閉